欢迎来到中国产业信息网设为首页|加入收藏|网站地图|繁体|产业网微薄

中国产业信息网新闻中心

产业网 > 新闻中心 > 头条 > 正文

随着疫情发展,教育部发文“停课不停学”,为什么首次“线上开学”成为了大型尴尬现场?疫情或加快行业洗牌?“空中课堂”今后会常态化吗?[图]

2020年02月13日 10:12:17字号:T|T

    2月12日0时-24时,湖北省新增新冠肺炎病例14840例(含临床诊断病例13332例),全省新增病亡242例(含临床诊断病例135例),新增出院802例(含临床诊断病例423例)。

    随着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认识的深入和诊疗经验的积累,针对湖北省疫情特点,国家卫生健康委办公厅、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办公室印发的第5版新型肺炎方案发布,这12处有变更在湖北省的病例诊断分类中增加了“临床诊断”,以便患者能及早按照确诊病例接受规范治疗,进一步提高救治成功率。根据该方案,近期湖北省对既往的疑似病例开展了排查并对诊断结果进行了订正,对新就诊患者按照新的诊断分类进行诊断。为与全国其他省份对外发布的病例诊断分类一致,从今天起,湖北省将临床诊断病例数纳入确诊病例数进行公布。

    2020年2月12日0时-24时,湖北省新增新冠肺炎病例14840例(含临床诊断病例13332例),其中:武汉市13436例、黄石市37例、十堰市26例、襄阳市13例、宜昌市26例、荆州市321例、荆门市231例、鄂州市204例、孝感市123例、黄冈市264例、咸宁市9例、随州市31例、恩施州26例、仙桃市20例、天门市69例、潜江市4例。全省新增病亡242例(含临床诊断病例135例),其中:武汉市216例、黄石市3例、襄阳市1例、宜昌市3例、荆州市2例、鄂州市2例、孝感市4例、黄冈市4例、咸宁市1例、随州市2例、恩施州1例、仙桃市3例。新增出院802例(含临床诊断病例423例),其中:武汉市538例、黄石市17例、十堰市11例、襄阳市6例、宜昌市10例、荆州市22例、荆门市11例、鄂州市23例、孝感市28例、黄冈市89例、咸宁市19例、随州市11例、恩施州10例、仙桃市5例、天门市1例、神农架林区1例。

    截至2020年2月12日24时,湖北省累计报告新冠肺炎病例48206例(含临床诊断病例13332例),其中:武汉市32994例(含临床诊断病例12364例)、黄石市911例(含临床诊断病例12例)、十堰市562例(含临床诊断病例3例)、襄阳市1101例、宜昌市810例、荆州市1431例(含临床诊断病例287例)、荆门市927例(含临床诊断病例202例)、鄂州市1065例(含临床诊断病例155例)、孝感市2874例(含临床诊断病例35例)、黄冈市2662例(含临床诊断病例221例)、咸宁市534例(含临床诊断病例6例)、随州市1160例、恩施州229例(含临床诊断病例19例)、仙桃市480例(含临床诊断病例2例)、天门市362例(含临床诊断病例26例)、潜江市94例、神农架林区10例。

    全省累计治愈出院3441例。全省累计病亡1310例,其中:武汉市1036例(含临床诊断病例病亡134例),黄石市9例,十堰市1例,襄阳市13例,宜昌市11例,荆州市23例,荆门市24例,鄂州市30例,孝感市49例,黄冈市58例,咸宁市7例,随州市14例,恩施州4例(含临床诊断病例病亡1例),仙桃市16例,天门市10例,潜江市5例。

    目前仍在院治疗33693例,其中:重症5647例、危重症1437例,均在定点医疗机构接受隔离治疗。现有疑似病例9028人,当日排除3317人,集中隔离6126人。累计追踪密切接触者158377人,尚在接受医学观察77308人。

    随着疫情发展,教育部就在线学习发文

    2月12日,教育部2条消息备受关注:

    1.国家中小学网络云平台将于2月17日开通。教育部整合国家、有关省市和学校优质教学资源,在延期开学期间开通国家中小学网络云平台和中国教育电视台空中课堂,免费供各地自主选择使用。

    2.教育部、工信部联合发文,要求坚决防止超前过快学习,保护学生视力,防止增加学生不必要的负担。

    

    建立空中课堂,一直是教育信息化的重点,而新冠肺炎疫情将这项既定日程表上的议程提前了。

    本周一(2月10日),武汉地区和湖北省其他一些地区,都开启了线上开学仪式,最主要是针对毕业年级(初三和高三)的学生,同时,一些学校也从小学一年级到高三全面开始线上课堂的尝试。

    疫情刚一开始,教育部就发起了“停课不停学”的理念。1月29日,教育部宣布拟于2月17日开通“国家网络云课堂”(www.eduyun.cn),以部编教材及各地使用较多的教材版本为基础,向小学一年级至高中三年级提供网络点播课程。考虑到部分农村地区和边远贫困地区无网络或网速慢等情况,教育部将安排中国教育电视台通过电视频道播出有关课程和资源,解决这些地区学生在家学习问题。

    不过,早在2月3日,部分学校提前开始了线上教学的尝试,由于种种原因,引发众多反对声,被教育部紧急叫停提前网上教学。

    然而,一周多过去了,当正式的“开学日”来临,状况并未得到改变,老师、学生和家长的抱怨依旧此起彼伏,教育部官方又不得不再次出面,对“停课不停学”作出解释。

    老师、学生、家长:我太难了

    这是难得的一次,老师、学生和家长们站在了“统一战线”上。

    

    有个段子火了:

    ——“希望19楼不要在楼上跳绳,我们家孩子在上网课”

    ——“不好意思,我家在上体育课”

    停课不停学,直播众生相。有娃的都要上课,怎么办,真是太难了。

    段子归段子,但反应的在线教育问题受到上上下下关注。资本市场也不例外。

    线上开学

    虽说在教育信息化的推进之下,大多数的教师们对于电子设备、云课堂的理念已经不陌生。但真要真刀实枪的实施起来,却发现不像想象中那样顺畅。

    综合教师、学生和家长在各大平台上的反馈,以及钛媒体的观察和小范围采访,当前实现效果不佳,主要是由以下三大问题所致。

    困难一:卡顿、掉线,技术上实现有难度。

    由于承担着前所未有的峰值,大多数的在线课程平台,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卡顿的现象。

    有的学生反馈,当学生好不容易挤进了直播间,却听见老师说“这节课结束,下课”。

    一位教师告诉钛媒体,这几天的线上教学最让他难以忍受的BUG是,平台不够稳定。经常涉及到情况是,上课到一半,平台出现问题,无法继续讲课。如果这节课的人数比较少,他还好沟通,但是人数比较多的就很难,“尤其是现在学生的课程大多数排的比较满,整个节奏一下就全乱了”。

    困难二:效果无法达到线下教学的预期。

    在家上网课,很多老师比直播软件崩溃还来得快。

    大部分的公立学校教师,从来没有试过网络直播教学和录播课程,自然是诸多的不适应:不知道如何互动,如何板书,如何调动屏幕另一头学生的积极性……特别是对一些年纪比较大教师来说,处理网络和设备的问题,更是相当困难。

    对于一些老师来说,长久以来的教学习惯是,一边板书一边讲解,讲到中途会向全班同学发问,循循善诱,与学生沟通碰撞。如今,他们需要一个人面对屏幕和话筒“尬聊”,想向学生提问时,要连麦,要确认学生网络状况,十分影响整堂课的进程。

    作业也成为了难倒他们的问题之一。线上教学布置作业也大多数以电子版的形式发布,作业的完成和批改也成为了他们正在重新探索的问题。

    

    2月10日线上开学当日网上出现的“段子”

    困难三:学习管理和监督“转嫁”至家长。

    对于学校老师而言,线上教学的难点在于如何有效监督学员。

    一位老师告诉钛媒体,有的学生会借故网络不好,而或迟到或缺席上课;有时候他提问某位学生的时候,对方会假装掉线了;而有的同学虽然登陆了网课,但是关闭了摄像头实际上去做其他的事情了。

    这时候,他们往往会要求家长在一旁监督。有了家长的约束,一些学生才能够集中注意力听讲,但这显然将管理的压力转移给了家长们。

    从中长期来看,受疫情的影响,在线教育迅速完成了用户的普及和认知,客户群体大幅提升,受欢迎程度明显提高,因此在线教育依旧会成为未来教育的趋势,教育部此举并不会影响在线教育股中长期走势。

    此前的2月4日教育部下发通知,提醒各级教育行政部门、中小学和校外培训机构,在各地原计划的正式开学日之前,不要提前开始新学期课程网上教学。目前已有31个省份或地区明确要求延期开学。

    2020年在线教育用户或超3亿

    其实,疫情只是在线教育火爆的助推剂。

    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在线教育用户规模约2.08亿人,2019年,我国在线教育用户规模约2.59亿人左右。,预计2020年达3.05亿人。

    2018-2020年中国在线教育用户规模及预测

数据来源:公开资料整理

    数据显示,2019年国内网络教育市场为1600亿元,预计2022年将达到312亿元,2017-2022年复合增长率达到26%。

    2017-2020年中国在线教育市场规模预测

数据来源:公开资料整理

    疫情之下仓促上线

    “停课不停学”的初衷自然是好的,但是为什么实现起来这么难?

    钛媒体从华为发布的《在线教育家庭Wi-Fi网络技术白皮书》中发现,家庭Wi-Fi网络已成为影响在线教育业务体验的关键瓶颈。

    当前家庭用户基本上使用笔记本电脑、Pad、甚至是手机移动终端,通过家里的Wi-Fi网络来完成在线教育等业务,但数据表明,在线教育出现卡顿等体验差的问题中,90%原因出在家里的网络质量不佳导致,10%的出现在网络侧。

    高配置的电脑和流畅的网络,是实现一个合格的在线课堂的基础设施。实际上,疫情的突如其来,让很多家庭和个人,并没有为实施流畅的在线课堂做足准备,无论是心理上和硬软件上的。

    在家庭网络中,多业务的并发导致带宽不足,同时家庭内性能较差的WiFi路由器问题也很明显。试想一个全家在上网的场景,小孩在书房上网课,而父母在持续不断的刷视频动态,爷爷奶奶们可能此时正在利用IPTV看电视直播,整个家庭宽带业务的下行带宽峰值突破100Mpbs,多用户家庭峰值带宽甚至突破200Mbps。

    这些因素导致在直播课的环境中,网课掉线、登录缓慢、网课卡顿、语音延迟增大问题大规模集中爆发。在延期开学的同一时间段内集中上网学习,更加重了网络拥堵的状况。

    于是我们看到,学生和老师开始在应用商店给一些软件,例如钉钉和腾讯会议,打一星来发泄不满和抵触情绪。

    当然,除却技术和疫情的因素,对于教师和学生而言,出现如此大的心理“落差”,主要是因为师生们仍在以线下授课的方式,来面对线上化教学。

    套用和照搬线下课堂教学方式、时长和教学安排,自然难以达到此前线下教学的预期。而同时被“禁足”了一个寒假的学生们,自然也不会对线上开学产生过多的期待。

    教育部已经开始对大规模的线上化教学进行调整。2月11日,教育部新闻办对外做出了两个重要的表示:一是,不强制要求所有教师录播课程;二是,不得强行要求学生每天上网打卡。

    

    教育部新闻办对“停课不停学”作出最新解释后,话题瞬间引爆微博热搜榜

    在官方看来,在疫情这一非常时期,各地应当做的是,利用好国家、地方、学校现有的优质网络课程资源,确有需要的,可由教育部门统筹组织少数优秀骨干教师适当新录一些网络课程,作为必要补充,共享优质资源。

    不必要做的是,去强制性地要求所有的教师都在线上化进行教学。如果强行要求所有教师进行录播,不仅质量上难以保障,而且也会增加教师负担,并且造成资源浪费,“这种现象必须予以制止”。

    同时,教育部还提出要求,对小学低年级上网学习不做统一硬性要求,由家长和学生自愿选择,对其他学段学生作出限时限量的具体规定,避免学生网上学习时间过长。同时,不得强行要求学生每天上网“打卡”、上传学习视频等,防止增加学生不必要的负担。

    “空中课堂”今后会常态化吗?

    不过,需要值得注意的是,各方此次叫苦连天,并不意味着初次尝试是失败的。

    因为被迫迈出了线上化这一步,很多教师会发现,其实线上授课并不像想象中的那么难,而学生和家长也会发现,知识内容的吸收,并不会因为场景和介质的变化,而带来本质上的差异。

    一位高三年级的数学教师告诉钛媒体,她和学生们都比较乐于接受线上教学模式。因为疫情的突发,导致他们不得不中断此前规定的开学计划,但高考并未明确延期,因而网络教学的手段,可以使她如期完成先前规划的教学进度,熟稔“网上冲浪”学生们对网课的接受程度,也超过她先前的预期。

    而一些学校开始逐步接触,甚至计划采购线上课堂所需的硬件和软件。当然,也有一部分老师在反思,疫情迟早会结束,我们迟早会回归线下课堂。如此大规模投入时间和精力,却不能实现常态化,是否会造成资源的浪费?

    实际上,线上课堂的出现,近些年在线教育的繁荣发展,并不是因为疫情而来的产物。很大程度上,它们是为了解决教育资源不均衡的问题。

    不过,这么多年过去了,教育资源发展不均衡的问题依旧存在。这其中有基础设施的问题,也有思维惯性的存在。这一次大规模的“强制”线上学习,或许也可以让很多师生意识到,线上学习不是那么为难。在线教育的形式正在被越来越多的人接受。

    当然,一种担忧的声音也一直存在。当空中课堂和双师课堂的存在,当本地的主讲老师让位名师,沦为了其“教辅人员”,是否会剥夺了当地教师自我实践而带来的提升空间?是否会让强者愈强,弱者愈弱?

    不过,我们也应当看到的是,当优势资源倾斜于欠发达地区的同时,也是在对当地的教育管理者和教师的一种无形的“倒逼”。当学生和家长接触过什么是“好老师”的时候,自然就会不堪忍受一些落后的教育理念和方式。这在一定程度上也可能促进当地的管理者自我反思和进步。

    流暴涨量考验平台技术实力

    市场规模不断扩大的同时,短期仍存在一些挑战。

    在线教育大量转战直播行业,突然暴涨的流量考验着直播平台的技术实力。

    在“停课不停学”要求下,为了抓住在线教育突然爆发的风口,包括新东方在线、好未来、跟谁学、网易有道等在内的在线教育平台,均推出了大量免费课程供学生在线学习。

    根据第一财经报道,随着全国万所学校推行钉钉在家上课,下载量原本低于微信的企业服务平台阿里钉钉,已经连续多次跃居苹果App store排行榜第一名,超越微信、快手、抖音等App。

    不过,一些APP也承受着突然猛增的运行压力,比如钉钉就曾出现过在线授课延迟、卡顿、无法进入等情况,不得不在2小时内紧急扩容1万台云服务器,以保障用户流畅体验。

    同样因访问量突增面临服务器压力的,还包括作业帮、猿辅导等在线教育平台。以作业帮为例,从1月25日正式上线报名入口到现在,其技术团队已先后投入数百台服务器、大量带宽,预计后续还要投入更多资源,以保障课程的稳定性。

    技术要求只是一个方面,虽然短期大流量涌入会降低获客成本,但在疫情之后市场将回归常态,在线教育新用户的留存高低还是要看品牌、品质以及服务等综合体验。

    疫情或加快行业洗牌

    需求增长,另一方面供给也在增加。疫情扩散对在线教育行业形成一定程度的利好,而疫情同样倒逼部分线下教育机构转向线上,同时吸引一些互联网企业对线上教育的布局。

    新冠病毒疫情下,线下教培机构备受冲击,中小机构或走向资金链断裂;而学而思、新东方等同时拥有线上线下平台的教育龙头,面对大好的增收窗口,则纷纷推出免费在线课程揽客,将用户顺势引入毛利率更高的在线课程。

    而腾讯、阿里巴巴、字节跳动和科大讯飞等互联网巨头,早已深度介入教育行业。在此次疫情应对中,它们主要是平台思维,落子重点在于提供直播的基础设施,以及整合已有的教育资源。多家互联网巨头积极捐课捐平台。

    免费课程,此举的目的既是公益,也在于抓住几乎是零成本获客的窗口期,推广旗下业务,在市场的急剧扩张中站稳脚跟。

    广发证券在近期报告中指出,本轮疫情对在线教育产生短期、集中式的需求推动,在政府、学校和企业推动下,有助于在短期内完成用户认知,获得大规模用户增长。在线K12竞争加剧,获客成本和流量成本高企的情况下,行业有望迎来整合期。对公司获客环节的流量获取及精细化运营,转化和留存环节的师资、教研、服务、运营管理等方面均有较高要求。

    对于本就拥有品牌和师资优势,还拥有一定线下和线上用户基础的综合性教育龙头企业来说,既可以通过线上课程承接线下用户,对冲线下课程暂停的风险,同时因为有更强的服务和产品,很有可能获得更高的正价转化率。目前大家使出浑身解数,大举推广免费在线课程,其真实目的即是在这个在线教育业务发展的重要窗口期,牺牲短期的收益,加速获客和转化。

    监管层关注炒作风险

    部分在线教育股持续走强,已经引起监管层关注。

    Wind风控日报数据显示,世纪天鸿2月12日晚间公告称,股价连续上涨,公司主营业务未发生变化,在线教育业务尚未对整体业绩产生重大影响。

    此前的2月11日,深交所向世纪天鸿下发问询函,要求说明在线教育业务对公司业绩的实际贡献、公司股价持续上涨是否有基本面支撑。

    对于交易所的问询,方直科技回复称,会积极投入同步教学软件及在线教育服务的开发与营销。

    优刻得2月12日晚间公告称,股价严重异常波动,在线教育、直播等领域的客户业务受新冠疫情环境影响市场需求有所上升,但来自该部分客户收入在公司总体收入比重目前不超过 15%,不会对公司当期收入、经营成果产生较大影响。 

中国产业信息网微信公众号中国产业信息网微信公众号 中国产业信息网微信服务号中国产业信息网微信服务号
版权提示:中国产业信息网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对有明确来源的内容注明出处。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稿酬或其它问题,烦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与您沟通处理。联系方式:gaojian@chyxx.com、010-60343812。
 

精彩图片

 

 

产业研究产业数据

 

 

 排行榜产经研究数据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结果